《戰神無雙侯》

返回書頁

第261章 二百六十六章生死未卜

作者:

誰剪西窗月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棄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空間藥香:獵戶家的小嬌娘 穿越種田:抱緊首輔粗大腿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炮灰攻略 寵妃難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寢 蜜寵田園:山里漢強寵辣妻 長嫂難為:全能農女發家史 空間醫女:神秘漢子彪悍妻 田園喜嫁:小妻太難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戰神無雙侯 搜小說(www.rewpgn.live)”查找最新章節!
    瀟暮雨向太虛道長道出實情,說出了自己就是莫風道長的親生孫女之后,太虛道長竟然意想不到地相信了瀟暮雨的只言片語,這讓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隨后的交談中,太虛道長的真誠讓瀟暮雨徹底放心,太虛道長見到這么好的一個小丫頭,心中也為已經死去多年的師兄而感到高興,他讓瀟暮雨也叫自己爺爺,老來得孫女,他豈能不高興。瀟暮雨又說出自己有辦法化解李清霜體內的劇毒,太虛道長趕緊帶著她過去。

    太虛道長隨即說道:“好孩子,既然如此,那爺爺現在就帶你去。”瀟暮雨微微點頭,說道:“好,不過我的金針都在包袱里,現在去只是看下李姑娘的病情和毒性的蔓延程度,暫時還不能立刻救治。”太虛道長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便也不多言,只是帶著瀟暮雨來到了李清霜的屋子。

    太虛道長輕輕推開門,指了指那邊的木床,說道:“李小丫頭現在就躺在那里,孩子,你過去看看吧。”瀟暮雨表情沉重,微微點頭,緩步走了過去,她先是給李清霜把了把脈,又左右看了下她的臉色,還望肩頭和小腹處瀏覽了一番,她看著李清霜發紫的嘴唇,鄭重地說道:“李姑娘中的毒可不輕,此毒名曰‘萼奇花葉毒’,是從一種極其罕見的萼奇花中提取出來的毒素再混合其他毒物融合煉制而成的劇毒。”太虛道長連忙問道:“好孩子,那李小丫頭現在這個樣子,還能救嗎?”瀟暮雨嘆了口氣,低語道:“如果她剛剛中毒的時候,我在這里,那可就好辦多了,可是看她嘴唇已經略微變黑,只怕毒性已經深入到體內了,現在暫時不知道毒性發作到了哪一步,所以還不能妄下定論。”太虛道長見瀟暮雨都如此說,心情自然也緊張起來。他長出一口氣,說道:“李小丫頭,她是被子夜惡魔暗算至此。”瀟暮雨看著太虛道長的樣子,趕緊說道:“爺爺,您先別難過,這件事情我也略有耳聞,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沒有處理妥當,您才處罰那個杜少洋關禁閉。現在我只是說不能妄下判斷,并非無法救治,一切還等我施針之后才能做出結論。不過,若不是您及時給這位李姑娘封鎖了她身體里的幾個大穴,只怕就算我師父在世,也回天乏術了。”太虛道長嘆息道:“老道不懂醫理,做不了什么,只能給李小丫頭封住穴道,剩下的根本無能為力。”瀟暮雨忽然自信地說道:“爺爺,您放心好了,天下之間,沒有我瀟暮雨不能解的毒,只是這時日長了,需要費上一番功夫而已,沒事的。”太虛道長知道瀟暮雨是在勸說自己,他也微微點頭,笑道:“也罷,生死由命,但老道相信李小丫頭定能戰勝死亡。”瀟暮雨點頭堅決地說道:“一定!”

    另一方面,抱元來到了姜峰他們的客房中,他敲門進去,見到了一群陌生人,王弈新見是抱元來了,他走到姜峰身邊低聲地說道:“江豐,這個人是抱元,杜少洋的師兄,他呀,可不像少洋兄那么好說話,這個人死板刻薄,處處與人針鋒相對,你可要小心了。”姜峰聽王弈新這么一說,頓時上前笑道:“想必這位定是大名鼎鼎的抱元兄了,姜峰有禮了。”抱元聽到姜峰夸贊自己,心下也是一高興,趕緊回禮道:“哪里哪里,都是些虛名而已,倒是江兄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如雷貫耳啊!”姜峰臉上保持著笑容,他又介紹道:“抱元兄,這位乃是山東御劍門的門主,譚淵。”抱元一聽到山東御劍門,頓時皺了皺眉頭,他變色說道:“原來閣下便是山東御劍門的門主啊,真是幸會幸會。你門下可出了一個高徒,現在跑到我清虛派來鬧事,難道你是要助威的?”譚淵見抱元說話很不客氣,再加上自己心情本來就不好,他回擊道:“你是太虛道長的徒弟?”抱元點頭說道:“正是。”譚淵忽然擺了擺手,說道:“那我勸你說話最好客氣一點,再怎么說,我也是和你師父同一輩的。”抱元忽然怒道:“你說什么?”譚淵立刻說道:“難道不是嗎?你師父太虛道長是清虛派的掌門人,我譚淵,好歹也是御劍門的門主,咱們兩個門派的實力旗鼓相當,難道我不是跟你師父同一輩分嗎?”抱元雖然心中有氣,但是被他這么一說,自己也沒話反擊,他憤恨地說道:“哼,我現在不跟你做這種口舌之爭,你既然要去見你門下的那個叛徒,那我就帶你去。”譚淵忽然走上前,說道:“那就快點領路,不要磨磨蹭蹭的。”姜峰看著譚淵的樣子,不禁有點吃驚,桂雪柔輕聲說道:“他到底是怎么了,這可不像他啊?”姜峰低語道:“嘿嘿,這情況可不一樣了,他現在的身份可是山東御劍門的門主,就算不為自己,為了他爹一手經營的門派,他也要爭回一些面子才是。”桂雪柔似乎恍然大悟地說道:“哦,原來如此,那我之前還是小看他了。”王弈新忽然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另外一面,只是不到某種情境下,不要表露出來而已,姑娘,你還是太年輕了。”桂雪柔冷哼一聲說道:“要你管?”王弈新吹著口哨,望向一邊。

    姜峰見事情可能會變得更糟,趕緊上前說道:“抱元兄,可否也帶上我一起去?”抱元望著姜峰,疑問道:“他去見他門下的叛徒,你跟著去作甚?”姜峰笑著說道:“跟著去看看熱鬧,可以嗎?”桂雪柔此時也站起來說道:“那這樣的話,不帶我去吧。”抱元皺著眉頭,拒絕道:“不可以,師父吩咐過,只能帶譚…譚門主和江館主去,其他人必須留在房內。”桂雪柔當作沒聽見,說道:“那好啊,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出去溜達,等會兒如果我們不小心溜達到了白發魔童的屋子外面,可不能說我們哦。”抱元說道:“你…”王弈新在一旁偷笑道:“嘻嘻,這位姑娘伶牙俐齒,我看你抱元怎么對付的了他,我王弈新這么會耍嘴皮子的都拿她沒辦法。”黃月也起身,說道:“桂姐姐,那我也跟你出去溜達一下好了。”桂雪柔沖她使了個眼色,媚笑道:“怎么樣,是你帶我們去,還是我們自己跟著去,你二選一吧。”抱元正色說道:“好,帶你們去就帶你們去,都跟我來,最后一個出門的,給我把門關好,等下你們要是少了東西,可別賴到我們清虛派的頭上。”王弈新躲在一旁,笑完了才跟上,走到門口,他忽然大聲說道:“喂,你們這些人實在是太不講義氣了,為什么讓我最后一個走啊。”他臉色十分難看,重重地將門帶上。

    路上,抱元叮囑道:“帶你們去可以,不過這丑話我可說在前頭,這個白發魔童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我們清虛派答應了跟他是明日清晨決戰,今日讓他好好休息一天,所以,要是等下他做出什么舉動來,我可不會出手相助。”桂雪柔冷笑道:“喲,原來你們清虛派都是出這樣的人才,本姑娘今日算是看透了。”姜峰趕緊插科打諢道:“抱元兄,你放心好了,我們只是單純地去見他一面,不會惹什么麻煩的。”抱元點了點頭,說道:“有你江館主這句話,我也算是放心了,畢竟這些人都是你帶來的,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你可是要負責的。”姜峰若不是看在太虛道長和杜少洋的面子也一定回敬他剛才說的話,可是他現在三思了,就抑制住了自己的沖動,忍下不說。黃月則低聲說道:“桂姐姐,這個人好討厭啊,難道那個叫杜少洋的也這么討厭嗎?”桂雪柔立馬說道:“怎么可能,杜少洋可有意思了,比這家伙好多了。”黃月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

    譚淵見抱元的樣子,他不禁問道:“難道明天是你迎戰我師兄?”抱元望了他一眼,問道:“是啊,怎么,不可以嗎?”譚淵微微搖頭,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趕緊去叫杜少洋上吧,你絕對不是我師兄的對手。”抱元不悅道:“就算你是山東御劍門的門主,也請你說話注意分寸,你的師兄厲害到什么程度我是不屑于知道,不過你這樣小看我,你可知道你這是在蔑視清虛派。”譚淵搖了搖頭,正色說道:“我并沒有蔑視清虛派的意思,只是以你的性格,是一定勝不了我師兄的。”姜峰邊走邊心道:心焦氣燥,無法自制冷靜,這樣的比武,勝算的確不高。抱元則不以為意,說道:“那好,既然你看不起我,明日清晨就等著看我怎么打敗你師兄吧,到時候你們要是輸了就給我夾著尾巴滾走,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譚淵卻說道:“還有多久才能到?”似乎在他眼里,抱元是和自己一樣,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抱元壓抑著自己的怒火,說道:“就在前面了。”抱元指了指最前面靠右的那間屋子,譚淵忽然小跑過去,抱元正欲趕上,姜峰則阻止道:“抱元兄,這是他們門派自己的事情,我們還是不要過去的為好。”抱元則說道:“沒錯,他們門派自己的事情我是無權過問,但他們可是在我清虛派之中,萬一做出什么對我清虛派不利的事情,誰能負責,你擔當的了這個責任嗎,江館主?”姜峰面色凝重,淡淡地說道:“你我先在這里遠遠望著,如果事態超過了你我的想象,到那時候,我們再上前去阻止也不遲,你覺得呢?”抱元見姜峰沒有任何讓自己過去的意思,他也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和姜峰結下梁子,他迫于無奈地說道:“那好,我就和江館主一起盯著那邊。萬一出了什么事情,江館主,你可不能坐視不理啊。”姜峰拱手說道:“抱元兄放心。”桂雪柔和黃月見姜峰都這么吩咐了,知道自己也不能過去,便站在他們兩個的身后,靜靜地看著遠處。

    譚淵跑到了白發魔童的那間屋子外,他居然沒有禮貌性地敲門,他沖到門口,大聲喊道:“白發魔童,你給我出來。”這句話接連喊了三聲,里面忽然有了動靜,譚淵退到一邊,靜靜地等待著。不一會兒,屋子的房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個滿頭白發,全身煞白的男子。從頭到腳,從手到腿,沒有一處不是那種異樣的白,白的讓人看著可怖,讓人心臟為之悸動。譚淵見到眼前的男子,第一反應便是愣神了,這個是他多年的師兄,是他爹爹從小重點栽培,撫養長大的師兄,是小時候處處勝過自己,長大后劍術高超悟性驚人的師兄,是自己曾經唯一心服口服的師兄,是給人能夠帶來冷漠又能帶來希望的師兄,如果換在平日,久別重逢,自己一定無法壓抑住情緒,一定要上前和師兄寒暄一番。雖然白發魔童平日話語不多,但是對自己卻還算可以,他是個不善于表達之人,但在譚淵的印象之中,他是個外冷內熱之人。可是,一切都已經隨風飄散,成為過去,現在的白發魔童,在譚淵的心中,僅僅是自己的殺父仇人,并再是他的師兄。忽然,譚淵胸中的怒火涌上,左手握緊,右手提劍封在前面。

    白發魔童見到是譚淵,他雖然疑惑譚淵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并不驚慌,他沒有任何表情的變化,冷淡地說道:“師弟,你怎么會在這里?”譚淵咬牙切齒地說道:“為了報父仇,我自然會出現在這里。”白發魔童全身煞白再加上他的冷漠語氣,頓時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他緩緩地說道:“報父仇,難道你忘了師父臨終的遺言了嗎?”譚淵呸了一聲,說道:“你還有臉叫師父,你自己說,你從小有這種怪病,被自己的親生父母拋棄,爹從雪地里把你撿回來,非但不嫌棄你,還對你傾心盡力,將他一生的劍術絕學都盡數傳于了你,小時候,其他師兄弟對你這個怪樣子議論紛紛,爹每次都訓斥懲罰他們,爹對你可都比對我這個親兒子要好的多,可你呢,是怎么回報他老人家的?你和爹比劍之時,痛下殺手,可是爹始終都不怪你,就算是他臨死前的那一刻也是如此,還千叮嚀萬囑咐說所有御劍門的弟子都不能向你尋仇,他老人家也不怪你。我真的是想不通,為什么,為什么你這樣畜生一般地對待我爹,爹還要這么袒護你。”白發魔童將頭扭向一旁,說道:“這個你得去問師父,我無法回答你。我離開之后,你就是山東御劍門的門主,有一派之主的位子,你不好好當,跑出來作甚,御劍門可不能毀在你的手里。”譚淵叫道:“你還有臉提門派,我們御劍門的臉都被你丟光了,江湖之中,誰人不知,哪個不曉,我們御劍門出了你這個弒師的畜生叛徒。”聽到這話,白發魔童依然心如止水,他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今日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嗎?如果是,那你說完了,就快回去當好你的門主,不要再來找我了。”譚淵見他轉身欲進屋,他立刻大聲喝道:“顧沅汀,你給我站住。”白發魔童停止了腳步,譚淵拔出寶劍,指著他,說道:“告訴你,今日來,我就是為父報仇,血債自然要血償。”白發魔童緩緩回頭,望著離自己不到幾寸的劍身,他的神情很是淡定,說道:“血債血償?這個是自然,不過,師弟,你暫時還沒有這個本事,快回去再勤加練劍,十年之后,再來找我也不遲。”譚淵繼續說道:“別給我打馬虎眼,我今日非要殺了你不可,我知道自己的劍術不如你,就算我再練十年,也不一定比得上你,但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今日一定要試上一試。”

    看到譚淵拔劍相向,抱元趕緊說道:“江館主,都這樣了,難道我們還不要上前去阻止他們嗎?”姜峰眉頭緊皺,正色說道:“請抱元兄再耐心等待一會兒,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恩怨,所以,還是等他們自己冷靜下來。”抱元來回踱步,心情極為不安。

    白發魔童看著譚淵氣憤的樣子,不禁說道:“今日你要一試?那可對不住了,我不能讓你,所以你必敗無疑,我不想和你動手,你還是快快離開。明日我就要和清虛派比劍了,比完劍,我也要踏上我自己的路,可沒空在這里陪你玩耍。”譚淵將寶劍又稍微伸過去一寸,他說道:“玩耍?顧沅汀,我告訴你,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能看著你繼續丟我們門派的臉。”白發魔童忽然厲聲說道:“說了,難道你忘了師父臨終的遺言了嗎?”譚淵揮了揮手,說道:“你不要拿這個來壓我,告訴你,我現在不是御劍門的門主,我現在只是京城招賢館的一員,爹臨死之前只是說過御劍門的弟子不能找你尋仇,可沒有說過其他門派之人不能找你尋仇。”白發魔童幽幽地說道:“京城招賢館,這個名字很熟悉,里面可有劍術高手?”譚淵見白發魔童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說道:“顧沅汀,快拿出你的白雉劍來。”

戰神無雙侯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rewpgn.live/book/ZhanShenWuShuangHou.html

戰神無雙侯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rewpgn.live/ZhanShenWuShuangHou/

戰神無雙侯txt下載地址:http://www.rewpgn.live/txt/ZhanShenWuShuangHou.html

戰神無雙侯手機閱讀:https://m.soxs.cc/ZhanShenWuShuangHou/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61章 二百六十六章生死未卜)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戰神無雙侯》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rewpgn.live)

上一章:第260章 二百六十五章心魔暗生 戰神無雙侯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262章 二百六十七章病之根源
取胆码的方法准确100%